紅迷論壇

《紅樓夢》愛好者交流平臺

您尚未登入。

#1 2012-07-31 21:41:23

Test
會員
註冊時間: 2010-08-10
帖子: 13

苕溪漁隱《癡人說夢》之「鐫石訂疑」節錄

苕溪漁隱《癡人說夢》之「鐫石訂疑」節錄

按:《癡人說夢》,嘉慶二十二年丁丑(1817)憓紅樓刊本,題「苕溪漁隱輯」,內含「槐史編年」、「膠東餘牒」、「鑒中人影」、「鐫石訂疑」四種。另附其所繪之圖四幅,卽:總圖;寧國府、賈府宗祠、會芳園、賈赦宅;大觀園、梨香院、薛宅;榮國府。苕溪漁隱名范鍇,初名音,字聲山,號白舫,又號苕溪漁隱,苕溪老漁。生於乾隆二十九年(1764),卒於道光二十五年(1845)後。「鐫石訂疑」計60條,其中42條係引用一舊抄本與程甲本對校,記錄下的異文。其所用舊抄本已佚,茲節錄校文如下:

「不上一年,都添全了。」(十二回)案:舊抄本「年」作「月」。
「青埂峯下,別來十三載矣。」(二十五回)案:……「十三載」應改爲「十五載」。予始讀而疑之,後得舊抄本,果作「十五載」。
「苦茗成新賞,孤松訂久要。泥鴻從印跡,林斧或聞樵。」(五十回蘆雪亭卽景聯句)案:此四句舊抄本作「煑芋成新賞,撒鹽是舊謠。葦簑猶怕釣,林斧不聞樵。」
「大約是要與他求配。」(五十回)案:舊抄本「他」作「寶玉」。
「銅柱金城振紀綱。」(五十一回交趾懷古)案:舊抄本「柱」作「鑄」,「城」作「墉」。
「名利何曾伴女身。」(五十一回鍾山懷古)案:舊抄本「女」作「汝」。
「分頭派四個有年紀跟車的。」(五十一回)案:舊抄本「分」作「外」。
「這三件衣裳都是老太太的。」(五十一回)案:舊抄本無「老」字。
「太太給你作的時節,我再改罷。」(五十一回)案:舊抄本「改」作「做」。
「擡過這火箱去。」(五十二回)案:舊抄本「火箱」作「薰籠」。
「不叫他在這屋子裏,怕過了病氣。」(五十二回)案:舊抄本「他」作「你」。
「父母也忘了,書也忘了。」(五十四回)案:舊抄本「書」作「禮」。
「探春便說:『給他二十兩銀子。』」(五十五回)案:舊抄本「二十兩」作「二十四兩」。
「若照常例,只得二十兩。」(五十五回)案:舊抄本「二十兩」作「二十四兩」。
「但凡糊塗不知禮的,早急了。」(五十五回)案:舊抄本「早急了」作「早急死了」。
「也不枉替他們籌畫些進益了。」(五十六回)案:舊抄本「他」作「你」。
「也倒是曾有一個的。」(五十六回)案:舊抄本「是曾」作「像是」。
「因祝媽正在那裏刨土種竹掃竹葉子,頓覺一時魂魄失守。」(五十七回)案:舊抄本作「因祝媽正來挖笋修竿,忙忙走了出來,一時魂魄失守。」
「一槪都化成一股灰,再化成一股煙,一陣大風吹得四面八方都登時散了。」(五十七回)案:舊抄本作「一槪都化灰。灰還有形跡,不如再化一股煙。煙還凝聚,人還看的見,須得一陣大風,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時散了。」
「也不短了偺們四個人的。」(六十二回)案:舊抄本「四」作「兩」。
「可別和你哥哥說就完了。」(六十二回)案:舊抄本「就完了」作「纔好」。
「樹樹煙封一萬株。」(七十回桃花行)案:舊抄本作「霧裏煙青一萬株」。
「寶釵炷了一支夢甜香。」(七十回)案:舊抄本「寶釵」作「紫鵑」。
「趙姨娘便說:『這事也値一個屁!開恩呢,就不理論;心窄些兒,也不過打幾下就完了,也値得叫你進來。你快歇歇去,我也不留你吃茶了。』」(七十一回)案:舊抄本作:「趙姨娘原是個好察聽這些事的,且素日又與管事的女人們最厚,互相聯絡,好作首尾。方纔之事,已經聞得八九,聽林之孝家如此說,便如此的告訴了林之孝家一遍。林之孝家聽了笑道:『原來是這事,也値屁!開恩呢,就不理論,心窄些兒,不過打發幾下子就完了。』趙姨娘道:『我的嫂子,事雖不大,可見他們太張皇了些,巴巴兒的傳你進來,明明戲弄你頑笑。你快歇歇去罷,明兒還有事呢,也不留你吃茶了。』」
「又得個什麼愛巴物兒。」(七十三回)案:舊抄本「愛巴物」作「狗不識」。
「你如今不是副小姐了。」(七十七回)案:舊抄本「副」作「伏侍」。
「寶玉聽了他方纔的話。」(七十七回)案:舊抄本「了他」作「他點」。

「賈不假,白玉爲堂金作馬。」(四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注云:「寧榮二公之後。共二十房,除寧榮親派八房在都外,現在原籍十二房。」
「阿房宮,三百裏,住不下金陵一個史。」(四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注云:「保齡侯尚書史公之後。共十八房,都中住十房,原籍住八房。」
「東海缺少白玉牀,龍王來請金陵王。」(四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注云:「都太尉縣伯王公之後。共十二房,都中兩房,餘在籍。」
「豐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鐵。」(四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注云:「紫薇舍人薛公之後,現領內司帑銀行商。共八房。」
春燈謎。(二十二回)案:舊抄本惜春作云:「前身色相總無成,不聽菱歌聽佛經。莫道此生沉黑海,性中自有大光明。」
「賈珍笑說:『你還硬朗。』」(五十三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烏進孝笑回道:『託爺的福,還走得動。』賈珍道:『你兒子也大了,該叫他走走也罷了。』方接「烏進孝笑道」句。
「倒有些難說。」(五十四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眾人都說」,方接「老太太的」句。
「黛玉不時遣雪雁來探消息。」(五十七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這邊事務盡知,自己暗歎:幸喜眾人都知寶玉有些獃氣,自幼是我二人親密,如今紫鵑之戲語本事常情,寶玉之癡迷亦非罕事,因不疑到別事去。」方接「這晚間寶玉稍安」句。
「你說好笑不好笑。」(五十九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我姨媽剛和藕官吵了」方接「接著我媽和芳官又吵了一場」句。
「坐中同庚者陪一盞。」(六十三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同辰者陪一盞」方接「同姓者陪一盞」句。
「到櫳翠菴只隔門縫兒投進去,便回來了。」(六十三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因見芳官梳了頭,挽起鬢來,帶了些花翠,忙命他改作男妝。又說:『芳官之名不好,若改了男名纔別緻呢!』因又改作『雄奴』。芳官便說:『既如此,你出門也帶我出去。有人問你,說和茗煙一樣的小廝就是了。』寶玉笑道:『倒底人看得出來。』芳官笑道:『咱家現有土番,你就說我是個小土番兒。可不好麼?』寶玉聽了,忙笑道:『這狠好。旣這麼說,再起個番名叫耶律雄奴。』芳官聽見,說:『有趣。』寶玉便叫他耶律雄奴。湘雲素昔憨戲異常,他也最喜武扮的,每每自己束鸞帶,穿褶袖,今見寶玉將芳官扮成男子,他將葵官也扮了個小子。李紈探春見了也愛,便將寶琴的荳官也就命他打扮了一個小童,頭上兩個丫髻,短襖紅鞋,只差了塗臉,便儼然是戲上的一個琴童。湘雲將葵官的名改了叫作『大英』,因他姓韋,便叫他作韋大英,方合自己的意,暗有『惟大英雄能本色』之語,何必塗脂抹粉。荳官身量年紀最小,人又鬼靈,故叫荳官。園中人也有喚他作『荳童』的,也有喚作『炒豆兒』的。寶琴反說琴童書童等名太熟了,竟叫荳兒,別改換作荳童。」方接「飯後平兒還席」句。
「且同眾人一一的遊玩。」(六十三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一時到了怡紅院,忽聽寶玉叫『耶律雄奴』,把配鳳、偕鸞、香菱三個人笑在一處,問是什麼話,大家也學着叫這名字,又叫錯了音韻,或忘了字眼,引的人人取笑。寶玉恐作踐了他,忙又說:『海西福朗思牙聞有金星玻璃寶石,他本國番語以金星玻璃寶石爲「溫都里納」。如今將你比作他,就改名喚作「溫都里納」可好?』芳官聽了更喜,說:『就是這樣罷。』因此又喚了這名。眾人又嫌拗口,仍叫他『玻璃』。」方接「閒言少述」句。
「佩鳳說:『罷了,別替我們鬧亂子。』」(六十三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寶玉忙笑說:『好姐姐們,別頑了。』偕鸞又說:『笑軟了,怎麼打呢?弔下來,栽出你的黃子來!』佩鳳便趕著他打。正頑笑不絕。」方接「忽見東府中幾個人慌慌張張跑來」句。
「偺們明日先勸三丫頭,他肯了。」(六十五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就好,不肯」,方接「讓他自己鬧去」句。
「湘雲笑道:『得隴望蜀,人之常情。』」(七十六回)案:舊抄本此句下:「可知那些古人說的不錯,說貧窮之家,自謂富貴之家事事稱心,告訴他說竟不能隨心,他也不信的。必得親歷其境,他方知覺了。就如偺們兩個,就有許多不遂心的事。」方接「正說間,只聽得笛韻悠揚起來」句。
(嘉慶二十二年憓紅樓刊本)

離線

頁腳

驅動 FluxBB - © 2010 HungMi

手機版 電腦版

wx